联系我们
  • 电话:8620-87330678
  • 传真:020-87330446
  • 招生热线:020-87331796
  • 地址:广东广州中山二路74号
  • 网址:sph.sysu.edu.cn
首页 > 公卫资讯 > 学院资讯 > 【中山大学校报】点亮黑夜里的“...
【中山大学校报】点亮黑夜里的“星星”——访“科学中国”年度人物、儿童青少年心理卫生与保健专家静进教授

稿件来源: | 编辑发布:zhouqian | 发布时间:2016-03-03 11:05:52 | 阅读次数:

“科学中国2014年度人物奖”以“影响力、创造力、转化力、责任感”为评选标准,曾授予袁隆平、杨振宁等数百位为我国科技事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科技型企业家。2015年全国医药卫生领域共有18位知名学者获此殊荣,静进名列其中。


 
■静进,教授,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妇幼卫生学系主任,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专业博士和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发育行为儿科特聘专家。曾获教育部、卫生部科技成果奖三等奖,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并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国心理卫生协会先进工作者”。2010年主持的科研项目成果获宋庆龄儿科医学奖;2015年个人获得“科学中国人2014年度人物奖”;他主持的“孤独症谱系障碍(又称自闭症)儿童神经心理特征及相关脑机制研究”荣获2015年首届中国妇幼健康科技奖自然科学奖三等奖。
■1999年协助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创建了全国首家集教学、科研和临床为一体的“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已主持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家11.5、12.5项目和卫生公益重大项目分课题以及20多项省部级课题项目,迄今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370多篇。

 
     静进是我国当代儿童心理卫生与保健领域最著名的学者和教授之一,亦是最具代表性的学者之一。这位有着蒙古族人魁梧身材的教授,脸上始终挂着和蔼亲切的笑容。人们将自闭症患儿称为“星星的孩子”,然而这个梦幻的名字掩藏了病症本身的危害性和严重性。静进带着他的笑容走近这些“星星”,也走进他们背后无边无际的黑夜。在十几年临床与科研工作中,静进感受到这些孩子家长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经济方面的压力,也为当前医学措施的局限性感到无奈和忧虑。他一直带领着团队探索自闭症的神经心理特征和相关脑机制,渴望早日为自闭症的康复治疗找到一些可循的依据。
 
点燃火苗 走前人未走完的路

■ 研究起步: 儿童读写障碍的新发现

     静进的个人学术生涯始于对儿童阅读障碍的研究。虽然欧美对阅读障碍的研究已历经一个多世纪,但国内的研究只有三十年。静进做博士课题时发现,日本和台湾儿童的阅读障碍发病率报道比欧美的低很多。当时有学者提出儿童初学掌握的母语特点可能会影响日后的读写能力,静进对此极感兴趣,于是他选择不同母语的儿童作为研究对象,试图用神经心理实验技术来探明可能的原因和神经机制。

     要在国内完成这项工作并非易事。当时国内缺乏研究所必要的测评工具和仪器设备,他和助手用最原始的实验心理学方法和简陋的实验设备开始了漫长艰苦的探索,还跑遍内蒙、东北、华北、西北和华南等地寻找不同民族和方言的儿童进行各种调查和神经心理测试。结果发现,以标准普通话(表意文字)为母语的儿童阅读障碍发生率较使用表音文字为母语的少数民族儿童要低,也低于粤港地区。为印证这个结论,来到中大后静进又与香港理工大学的教授进行合作研究,发现不同母语儿童的神经加工机制确实存在很大差别。这一结果后来在香港大学谭立海教授团队于《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得到证实。

     从1994年到2000年,静进在中国学习障碍儿童的神经心理特征领域展开系列研究,其研究成果分别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和教育部科技成果三等奖。此后,静进团队又更加深入地推进这一研究,并于2010年获得第五届宋庆龄儿科医学奖,是当年全国五位获奖者之一。

■ 转向自闭症:科研与诊疗相结合

     儿童自闭症的病理机制尚未探明,也缺乏供诊断用的生物学指标,有效的应对措施是尽早发现、诊断和进行康复训练。如今,这些患儿面临的另一挑战是进入青春期后的康复教育、回归社会以及如何接受职业化培训,这也是专业领域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静进说道:“一个家庭若降生一个典型自闭症孩子,那近乎是‘灭顶之灾’”。家长在孩子漫长的康复征途上几乎倾其所有,投入到价格不菲的各种治疗当中,然而目前国内外流行的各种康复训练方法良莠不齐,许多患儿的父母长年累月领着孩子奔波于各类矫治康复中心,令人心酸、同情和无奈。

       十几年前,静进开始探索自闭症儿童的神经心理特征和相关脑机制问题,为此他和日本学者共同主持了“中日自闭症儿童神经心理特征及相关脑机制的比较研究”项目,并多次获得日本文部科学省和我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支持。

       静进目前关注自闭症儿童感知觉异常的神经心理机制问题。自闭症患者常有奇特的认知和感知表现,他认为这些表现背后肯定存在相应的特定脑神经损害和功能异常。他和他的团队发现自闭症缺乏“利他意识和利他行为”,推测这可能是社会认知损害的核心问题之一,如果开展利他意识和行为的训练,就可能促进自闭症患儿的社会认知功能。这项研究成果获得了2015年“首届中国妇幼健康科技奖自然科学奖三等奖”,静进团队也正在将这项研究发现应用于临床诊疗中。
 

点亮“星星” 诊疗从患者到家庭

■ 创全国首家儿童发育行为中心

      1999年,静进协助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儿科创建了全国首家集科研、临床和研究生培养为一体的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专门接诊治疗各类心理行为障碍儿童青少年。静进表示,儿童发育行为中心的成立借鉴了美国和日本的经验:“美国是西方文化,日本则更接近东方文化,两者的结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初建时并未受到社会关注。静进与三院儿科教授一起出门诊,还亲自到各个幼儿园、小学去普及心理卫生健康知识。随着对儿童发育和行为的科学认识逐渐加深,公众的健康意识也有所提高,于是到儿童发育行为中心问诊治疗的人渐渐多起来,中心的名声也因之越传越远,影响力越来越大。

       三年前,静进和他的团队在中大北校区又建立了一处“儿童体质与行为研究中心”对外开展服务,广东省自闭症康复教育基地也挂靠于此,慕名而来的家长和各类发育行为障碍儿童日益增多起来。该中心还不定时举办国际国内学术活动,使得更多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得到良好培训与锻炼。

■ “家庭应该是守护儿童健康成长的摇篮”

           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爱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恰到好处,爱得得体;有的有失分寸,爱得糊涂。这样的结果可能是用爱换回了爱和健康,也可能用爱换回了恨或心理问题。儿童发育行为出现异常,既有遗传方面的原因,也跟家长教育密切相关。“每个问题儿童背后总是站着一位神经质的母亲”,这句未必完全正确的行内惯语反映了父母的心理、性格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水平所带来的影响。因此,通过诊疗帮助儿童本人之外,对其父母进行咨询指导也十分必要。

    儿童发育行为的诊疗与传统的儿科诊疗不一样,医生不仅需要具备普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发育行为儿科学、精神病学方面的知识,还需要具备心理咨询技能与技巧。医生要耐心详细地询问儿童及家庭各方面的情况,并对家长的养育态度、养育期望、养育方式等提出合理建议,甚至针对父母的心理问题进行一定的心理咨询指导。这种诊疗特质也对医者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静进认为,除了爱心和耐心,“专业人才必须具有同情心、高情商和丰富的知识背景,否则很难对家长进行有效且有说服力的咨询和指导。”

     静进在教学科研之余,每周挤出两个半天出诊,每次最多诊疗4-5个儿童及家长,通常从早八点到中午十二点,“一直谈话到精疲力尽”。他深知儿童体质与行为研究中心任重而道远,尽心竭力为来访患儿及其家长提供高质量诊疗服务,为培养应用型和复合型研究生人才提供一个实践平台。静进指出,国内相关领域专家和人才还很少,社会需求与服务供给十分不匹配,因此培养人才极为重要和刻不容缓。
 

火种的传续与蔓延

■ 学生心中的“十佳老师”

     在静进的心目中,教学是第一位的。静进1994年博士毕业后即来中山大学任教至今。他分别于1997年和2002年创建了我校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硕士和博士点,带领研究生首先开展了儿童语言学习、自闭症以及学习障碍的研究,继而打造了校级和省级精品课程,迄今已培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60多人。

       执教以来,他为全校多个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讲授《儿童保健学》、《妇女保健学》、《医学心理学》等课程。在课堂上,他极少照本宣科,而是将专业知识与学术前沿、临床实际相结合,生动有趣地传授给学生,这种教学方法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他也因此被评为全校年度“理论课教学质量评价优秀教师”,并获得全校“十佳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称号。

■ 热力冉冉传远方

       静进在国内外相关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亦得到同行们的广泛认可与好评,也因此两度获得“全国心理卫生工作先进个人”荣誉。

      在静进的倡导和参与下,广东省卫生厅2002年起启动了在全省县市级妇幼保健院创建“儿童心理卫生保健示范点”工作,迄今全省已有20多家妇幼保健院挂牌成立了示范点;他同时负责主持全省“妇幼安康工程”的《建立儿童发育行为障碍诊疗体系》项目工作。

      从1996年来,静进每年主办国家继续医学教育项目《儿童心理卫生保健学术前沿学习班》,讲解和推介儿童心理卫生领域的各类新技术、新理论和新进展。他曾多次作为访问学者赴日本白百合大学、日本大学医学院、东京大学医学部、美国UCLA等进行访问交流,并被白百合大学发育儿科研究所聘为长期合作研究客座教授,合作研究持续至今。作为内蒙古人,静进也常常回到家乡,与内蒙古的学者和医生进行交流,分享个人的研究经验、研究成果,也将中山大学的办学模式和教学经验传递给内蒙古的高校,以供其参考借鉴。

    人如其名,淡泊宁静、踏实精进,从容中自有一股动人的力量。静进陪伴着儿童和他们的家长,并激励着同仁与后辈奋力前进。相信会有更多的“星星”被点亮,他们终将以自己的光芒,照耀整片黑夜。


 
■静进,教授,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妇幼卫生学系主任,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专业博士和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发育行为儿科特聘专家。曾获教育部、卫生部科技成果奖三等奖,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并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国心理卫生协会先进工作者”。2010年主持的科研项目成果获宋庆龄儿科医学奖;2015年个人获得“科学中国人2014年度人物奖”;他主持的“孤独症谱系障碍(又称自闭症)儿童神经心理特征及相关脑机制研究”荣获2015年首届中国妇幼健康科技奖自然科学奖三等奖。
■1999年协助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创建了全国首家集教学、科研和临床为一体的“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已主持8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家11.5、12.5项目和卫生公益重大项目分课题以及20多项省部级课题项目,迄今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370多篇。

 
     静进是我国当代儿童心理卫生与保健领域最著名的学者和教授之一,亦是最具代表性的学者之一。这位有着蒙古族人魁梧身材的教授,脸上始终挂着和蔼亲切的笑容。人们将自闭症患儿称为“星星的孩子”,然而这个梦幻的名字掩藏了病症本身的危害性和严重性。静进带着他的笑容走近这些“星星”,也走进他们背后无边无际的黑夜。在十几年临床与科研工作中,静进感受到这些孩子家长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经济方面的压力,也为当前医学措施的局限性感到无奈和忧虑。他一直带领着团队探索自闭症的神经心理特征和相关脑机制,渴望早日为自闭症的康复治疗找到一些可循的依据。
 
点燃火苗 走前人未走完的路

■ 研究起步: 儿童读写障碍的新发现

     静进的个人学术生涯始于对儿童阅读障碍的研究。虽然欧美对阅读障碍的研究已历经一个多世纪,但国内的研究只有三十年。静进做博士课题时发现,日本和台湾儿童的阅读障碍发病率报道比欧美的低很多。当时有学者提出儿童初学掌握的母语特点可能会影响日后的读写能力,静进对此极感兴趣,于是他选择不同母语的儿童作为研究对象,试图用神经心理实验技术来探明可能的原因和神经机制。

     要在国内完成这项工作并非易事。当时国内缺乏研究所必要的测评工具和仪器设备,他和助手用最原始的实验心理学方法和简陋的实验设备开始了漫长艰苦的探索,还跑遍内蒙、东北、华北、西北和华南等地寻找不同民族和方言的儿童进行各种调查和神经心理测试。结果发现,以标准普通话(表意文字)为母语的儿童阅读障碍发生率较使用表音文字为母语的少数民族儿童要低,也低于粤港地区。为印证这个结论,来到中大后静进又与香港理工大学的教授进行合作研究,发现不同母语儿童的神经加工机制确实存在很大差别。这一结果后来在香港大学谭立海教授团队于《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得到证实。

     从1994年到2000年,静进在中国学习障碍儿童的神经心理特征领域展开系列研究,其研究成果分别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和教育部科技成果三等奖。此后,静进团队又更加深入地推进这一研究,并于2010年获得第五届宋庆龄儿科医学奖,是当年全国五位获奖者之一。

■ 转向自闭症:科研与诊疗相结合

     儿童自闭症的病理机制尚未探明,也缺乏供诊断用的生物学指标,有效的应对措施是尽早发现、诊断和进行康复训练。如今,这些患儿面临的另一挑战是进入青春期后的康复教育、回归社会以及如何接受职业化培训,这也是专业领域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静进说道:“一个家庭若降生一个典型自闭症孩子,那近乎是‘灭顶之灾’”。家长在孩子漫长的康复征途上几乎倾其所有,投入到价格不菲的各种治疗当中,然而目前国内外流行的各种康复训练方法良莠不齐,许多患儿的父母长年累月领着孩子奔波于各类矫治康复中心,令人心酸、同情和无奈。

       十几年前,静进开始探索自闭症儿童的神经心理特征和相关脑机制问题,为此他和日本学者共同主持了“中日自闭症儿童神经心理特征及相关脑机制的比较研究”项目,并多次获得日本文部科学省和我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支持。

       静进目前关注自闭症儿童感知觉异常的神经心理机制问题。自闭症患者常有奇特的认知和感知表现,他认为这些表现背后肯定存在相应的特定脑神经损害和功能异常。他和他的团队发现自闭症缺乏“利他意识和利他行为”,推测这可能是社会认知损害的核心问题之一,如果开展利他意识和行为的训练,就可能促进自闭症患儿的社会认知功能。这项研究成果获得了2015年“首届中国妇幼健康科技奖自然科学奖三等奖”,静进团队也正在将这项研究发现应用于临床诊疗中。
 

点亮“星星” 诊疗从患者到家庭

■ 创全国首家儿童发育行为中心

      1999年,静进协助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儿科创建了全国首家集科研、临床和研究生培养为一体的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专门接诊治疗各类心理行为障碍儿童青少年。静进表示,儿童发育行为中心的成立借鉴了美国和日本的经验:“美国是西方文化,日本则更接近东方文化,两者的结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儿童发育行为中心初建时并未受到社会关注。静进与三院儿科教授一起出门诊,还亲自到各个幼儿园、小学去普及心理卫生健康知识。随着对儿童发育和行为的科学认识逐渐加深,公众的健康意识也有所提高,于是到儿童发育行为中心问诊治疗的人渐渐多起来,中心的名声也因之越传越远,影响力越来越大。

       三年前,静进和他的团队在中大北校区又建立了一处“儿童体质与行为研究中心”对外开展服务,广东省自闭症康复教育基地也挂靠于此,慕名而来的家长和各类发育行为障碍儿童日益增多起来。该中心还不定时举办国际国内学术活动,使得更多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得到良好培训与锻炼。

■ “家庭应该是守护儿童健康成长的摇篮”

           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爱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恰到好处,爱得得体;有的有失分寸,爱得糊涂。这样的结果可能是用爱换回了爱和健康,也可能用爱换回了恨或心理问题。儿童发育行为出现异常,既有遗传方面的原因,也跟家长教育密切相关。“每个问题儿童背后总是站着一位神经质的母亲”,这句未必完全正确的行内惯语反映了父母的心理、性格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水平所带来的影响。因此,通过诊疗帮助儿童本人之外,对其父母进行咨询指导也十分必要。

    儿童发育行为的诊疗与传统的儿科诊疗不一样,医生不仅需要具备普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发育行为儿科学、精神病学方面的知识,还需要具备心理咨询技能与技巧。医生要耐心详细地询问儿童及家庭各方面的情况,并对家长的养育态度、养育期望、养育方式等提出合理建议,甚至针对父母的心理问题进行一定的心理咨询指导。这种诊疗特质也对医者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静进认为,除了爱心和耐心,“专业人才必须具有同情心、高情商和丰富的知识背景,否则很难对家长进行有效且有说服力的咨询和指导。”

     静进在教学科研之余,每周挤出两个半天出诊,每次最多诊疗4-5个儿童及家长,通常从早八点到中午十二点,“一直谈话到精疲力尽”。他深知儿童体质与行为研究中心任重而道远,尽心竭力为来访患儿及其家长提供高质量诊疗服务,为培养应用型和复合型研究生人才提供一个实践平台。静进指出,国内相关领域专家和人才还很少,社会需求与服务供给十分不匹配,因此培养人才极为重要和刻不容缓。
 

火种的传续与蔓延

■ 学生心中的“十佳老师”

     在静进的心目中,教学是第一位的。静进1994年博士毕业后即来中山大学任教至今。他分别于1997年和2002年创建了我校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硕士和博士点,带领研究生首先开展了儿童语言学习、自闭症以及学习障碍的研究,继而打造了校级和省级精品课程,迄今已培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60多人。

       执教以来,他为全校多个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讲授《儿童保健学》、《妇女保健学》、《医学心理学》等课程。在课堂上,他极少照本宣科,而是将专业知识与学术前沿、临床实际相结合,生动有趣地传授给学生,这种教学方法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他也因此被评为全校年度“理论课教学质量评价优秀教师”,并获得全校“十佳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称号。

■ 热力冉冉传远方

       静进在国内外相关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亦得到同行们的广泛认可与好评,也因此两度获得“全国心理卫生工作先进个人”荣誉。

      在静进的倡导和参与下,广东省卫生厅2002年起启动了在全省县市级妇幼保健院创建“儿童心理卫生保健示范点”工作,迄今全省已有20多家妇幼保健院挂牌成立了示范点;他同时负责主持全省“妇幼安康工程”的《建立儿童发育行为障碍诊疗体系》项目工作。

      从1996年来,静进每年主办国家继续医学教育项目《儿童心理卫生保健学术前沿学习班》,讲解和推介儿童心理卫生领域的各类新技术、新理论和新进展。他曾多次作为访问学者赴日本白百合大学、日本大学医学院、东京大学医学部、美国UCLA等进行访问交流,并被白百合大学发育儿科研究所聘为长期合作研究客座教授,合作研究持续至今。作为内蒙古人,静进也常常回到家乡,与内蒙古的学者和医生进行交流,分享个人的研究经验、研究成果,也将中山大学的办学模式和教学经验传递给内蒙古的高校,以供其参考借鉴。

    人如其名,淡泊宁静、踏实精进,从容中自有一股动人的力量。静进陪伴着儿童和他们的家长,并激励着同仁与后辈奋力前进。相信会有更多的“星星”被点亮,他们终将以自己的光芒,照耀整片黑夜。

内容关联投票
84条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心理卫生 中国 青少年

上一篇:那些年,我们与学院的故事
下一篇:【南方日报】如何应对登革热、寨卡、禽流感?中大陆家海教授开出方子——“药方” 跨学科+跨部门 “药效” 防控蚊媒传染病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
-->